划桨女孩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17 06:28:42
编辑 锁定
1934年,“划桨女孩”由伊凡·沙德尔(Ivan Shadr)──一位受到前苏联独裁者欣赏的艺术家──雕刻完成。这件大胆而充满现代气息的“划桨女孩”是园区最引人注目的景观,也是一件向美以及前苏联的体育精神致敬的艺术品。
中文名
划桨女孩
外文名
Ivan Shadr
雕刻者
伊凡·沙德尔
雕刻日期
1934年
性    质
向体育精神致敬的艺术品

目录

划桨女孩由来

编辑
斯大林(Stalin)认为太过性感,随即将这尊23英尺(约7米)高的裸体雕像送往乌克兰,后来即不知所终。沙德尔重新为这个公园创作了一座较原先保守的雕塑,虽然仍是裸体,但更符合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教谕。这尊雕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毁于德军的炮火。如今划桨女孩又回来了,她赤裸地站立在高尔基公园河滨基座上,就如她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上时一样。
但斯大林的手下很快就改变了想法,随即将这尊23英尺(约7米)高的裸体雕像送往乌克兰,后来即不知所终。沙德尔重新为这个公园创作了一座较原先保守的雕塑,虽然仍是裸体,但更符合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教谕。这尊雕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毁于德军的炮火。
原版“划桨女孩”重见天日并修复一新也是俄罗斯人追忆前苏联文化符号的怀旧浪潮一部分。近日,一座“划桨女孩”雕塑的复制品还将出现在一项国际帆船赛事的终点线上,与公众见面。

划桨女孩不同版本

编辑
同时,原版“划桨女孩”的出现还打破了一个古怪但流传甚广的观念。
几十年来,前苏联所有人都在想象沙德尔那丢失的原作是什么样子,总觉着应该跟后来的版本有着相当的差别。从上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数不清的持桨穿泳装或运动服的女孩的雕像出现在各个公园里──那些名气小一些的雕塑家通过这种神韵全无的模仿来获得审查批准。
叶卡捷琳娜·德约古特(Yekaterina Dyogot)是莫斯科的一名美术史学家,也是一家美术馆的馆长。她说,“划桨女孩”这个词后来成了苏联式媚俗的代名词,只要是对前苏联还有印象的人,听到这个词都会发笑。
尤利娅·安尼克耶娃(Yulia Anikeyeva)在前苏联时代曾两度获得帆船冠军,如今已是俄罗斯业余帆船协会执行董事。她是听着这个笑话长大的,但她同时也承认“划桨女孩”是这次赛事上一件非常有价值的文化符号。
正是她开始了寻找原版雕像这项艰巨的任务。为了寻找蛛丝马迹,她让自己的员工去翻阅那个标准多变、又在战时经受了重创的动荡年代的档案。
俄罗斯人寻找文化符号,或是寻找身份认同的时候,经常会追溯起前苏联时代。这也是一种正常反应,毕竟自1991年前苏联解体以来人们越发觉得时局艰难,国力也逐渐式微。如今,俄罗斯人唱着与前苏联国歌曲调接近的国歌,看着那些只播放前苏联时代内容的电视台,时常光顾前苏联风格的餐馆和酒吧。克里姆林宫上,红星依旧闪耀,照亮了夜空;几乎每个城镇都能看得到列宁的塑像。
落成于1928年的高尔基公园即将花费数百万美元进行修缮, 希望借此恢复其前苏联时代无产阶级文化广场的地位。上世纪90年代公园里破旧不堪的游乐设施,还有遍地的食物摊档,如今已难觅踪迹。公园还正在重建毁于火灾的影院,重修早已荒废的公共设施。现在,公园里已经有了Wi-Fi信号覆盖。
早在1935年,沙德尔的原版“划桨女孩”就曾勇敢地站立在高尔基公园中央喷泉里,左手扶臀,右手握着一支直立的船桨。她的头发紧紧束起,肌肉发达的身体一丝不挂。
按照1936年《莫斯科晚报》(Evening Moscow)上一篇报道的说法,公园园长为了尊重“游客的批评和建议”才撤换了这尊雕像。艺术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历史学家说当时确实有人认为“划桨女孩”过于色情,风格过于现代。
相比之下,沙德尔第二个版本的“划桨女孩”则柔和了许多,少了一些肌肉,多了一些女人味──略显冷漠但也更符合传统标准。她仍然不着一缕,但裸体一向是为俄罗斯古典艺术所接受的。德约古特说:“裸露要‘有品味’。性感是不允许的,会被人认为是粗俗。”
然而不久之后,一个新的标准又开始流行:穿上衣服的雕像更加安全。
后来发生的事情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沙德尔的性感版“划桨女孩”被流放到乌克兰卢甘斯克(Lugansk)的一个公园里。根据当时城市总设计师的女儿塔蒂亚娜·舍列梅特(Tatiana Sheremet)的回忆,1936年沙德尔曾造访公园,对公园的处置表示满意。但1937年雕像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雕塑家创作的穿着泳衣的划桨女孩雕像。
舍列梅特称,从此之后原版雕像的下落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找遍整个城市的档案也没发现任何线索。
随着前苏联政府积极鼓励体育争霸,无数穿着衣服的“划桨女孩”迅速诞生在雕塑家们手中,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个角落。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Tretyakov Gallery)20世纪雕塑部门的负责人柳德米拉·马尔茨(Lyudmilla Marts):“各市各镇的领导都想弄一尊‘划桨女孩’。”
阿金什那(Oksana Akinshina)为新塑像造势 阿金什那(Oksana Akinshina)为新塑像造势
1941年,沙德尔病逝。同年,他的第二尊“划桨女孩”雕像毁于德军的炮火。二战中,雕像的原型薇拉·沃洛申娜(Vera Voloshina)也因对反德军侵略被捕,后被处决。
不过还是有一尊沙德尔的原版雕塑幸存了下来。沙德尔临死前曾用石膏雕了一座略小于原版“划桨女孩”的塑像。20世纪50年代,他的遗孀用青铜据此铸造了一座雕像,赠送给俄罗斯最大的艺术宝库──莫斯科的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
终于,去年春天,安尼克耶娃的帆船协会在一个仓库里找到了这尊失踪已久的雕像,并把它作为协会的标志。
“以前没人能确定她的真实模样,”安尼克耶娃说,“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穿着衣服的女孩的雕像。当这尊裸体雕像出现在眼前,我和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吃惊。”
一对夫妻雕塑家受托制作了一座高6英尺7英寸(约合2米)的仿制品。近日,这尊聚合物混凝土仿制品正式落户高尔基公园,这也恰好成为公园重生的象征。
安尼克耶娃赞叹道:“她真的很美。”对她而言,这座雕像具有双重含义:一方面是对前苏联时期运动员的丰功伟绩的缅怀,另一方面是对当时共产主义道德观念的谴责。
她说,“抹黑过去,抹黑我们取得的胜利都会带来毁灭。我们希望呈现的是,如今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的不同的国家。雕像必须穿上衣服的观念已经被转变过来了。”
每年一度在莫斯科河边举行的帆船赛场边上,这种观念的转变则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营造竞争气氛,吸引赶时髦的新俄罗斯观众 ,帆船协会特意聘请了一位《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资深摄影师,拍摄了一组7位俄罗斯长腿美女演员和其他一众名人手持船桨摆出各种姿势的照片。所有人都穿着衣服,不过其中有些人已近乎全裸。
马尔茨在她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的办公室里一边快速翻动着这些照片 一边说:“太粗俗了。真为沙德尔难过。”
词条标签:
非社会 雕塑 社会 景点 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