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苏军纪念碑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21 00:24:15
编辑 锁定
保加利亚为纪念1944年苏军 “解放”保加利亚而修建的纪念碑,2011年6月,雕像被喷涂成色彩明亮的超人、麦当劳大叔、圣诞老人、漫画英雄美国上尉和小丑。
中文名
保加利亚苏军纪念碑
类    型
纪念碑
作    用
保加利亚“解放”
时    间
2007年

目录

保加利亚苏军纪念碑经过

编辑
6月18日,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一觉醒来发现,为纪念1944年苏军 “解放”保加利亚而
苏军士兵被恶搞 苏军士兵被恶搞
修建的纪念碑上面的雕像被喷涂成色彩明亮的超人、麦当劳大叔、圣诞老人、漫画英雄美国上尉和小丑。
这些恶搞的涂鸦者还在纪念碑底部题词,称这些人物是“与时俱进”。
但是,这不能代表所有保加利亚人的想法。保加利亚于2007年加入欧盟(European Union),是该组织最新的成员国。许多保加利亚人对这种涂鸦行为都感到愤怒。社会主义团体呼吁将这些犯人缉拿归案。就连赞同汪达尔人作风的该国中右派政府的成员也表示不满。政府在一份声明中称,只有政府才有权毁坏社会主义纪念碑。[1] 
柏林墙已经倒下了20多年,但保加利亚还是难以释怀。污损苏军纪念碑雕像的行为是一场越来越古怪的界定共产主义遗迹运动的一部分。
原先的共产主义者(现在被重新贴上社会主义者的标签)仍然是保加利亚社会的一股力量。保加利亚社会党(Bulgarian Socialist Party)在政治上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直到2009年,该党在贪腐指控和经济衰退的冲击下输掉了大选。但是,作为一个正在采取紧缩措施以提振投资者信心的欧盟最穷的成员国,有些人开始怀念共产党统治下的前景更确定的时代。
为了对抗这种趋势,政府在9月19日开放了一家博物馆,通过古怪的艺术品和迎合低级趣味的拙劣雕像,展示保加利亚在共产党执政时期不太光彩的方面。保加利亚政府称,该国是公开展示这种收藏品的最后一个前苏联集团国家,它的社会主义艺术博物馆也是所有国家中最大的。
保加利亚财政部长西麦昂·迪扬科夫(Simeon Djankov)在带领一位记者参观此地时说:“我们想要结束这个时代。我们正在努力杀死这个妖魔并把它关进博物馆。这里的许多人对共产党执政时代有一种浪漫化的看法,我们必须向他们展示未加修饰的真相。”
在博物馆的工艺品中,有超过12座展现列宁和头戴鸭舌帽的工人们庄严指向乌托邦的巨型雕像,还有一颗原先放置在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大厦顶部的13英寸高的红五星。
不甘示弱的保加利亚社会党当局也在本月为一座10英尺高的托多尔·日夫科夫(Todor Zhivkov)铜像揭幕。日夫科夫是保加利亚最后一位共产党领导人,执政33年,直至1989年。这座铜像坐落在日夫科夫的家乡普拉韦茨,距索菲亚31英里。许多仰慕者展开游行活动,在他的雕像底座四周洒满鲜花和赞美信。
就在同一天,已故的日夫科夫的支持者还为一座经过局部翻新的日夫科夫博物馆揭幕,也就是他出生的那栋房子。为庆祝他的百年诞辰而举办的这个典礼通过全国性的电视台现场直播,收视率一路攀升。礼品店也开始出售日夫科夫冰箱贴。
主要的展品包括冷战明星送给日夫科夫的450件礼品,这些著名人物包括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朝鲜独裁者金日成(Kim Il Sung)以及被枪决的罗马尼亚前领导人尼古拉·奇奥塞斯库(Nicolae Ceaucescu)。长期担任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和苏共中央总书记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曾送给他一个3英尺高的水晶角杯。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Moammar Gadhafi)曾送给他一个彩色骆驼鞍。
这家博物馆的馆长加利亚·皮克瓦(Galia Pikova)称:“这里的共产主义很温和。我和我父母没有遭受任何痛苦,我们有工作,有收入。1989年共产主义垮台的时候,我12岁。那一年,我冬天在东德滑雪,夏天则在黑海海岸度过。那是非常美好的时光。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保加利亚苏军纪念碑分析

编辑
历史学家称,他所描述的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是事实,许多苏联人和东欧人都将保加利亚视为西方国家。
索菲亚大学(Sofia University)的历史学教授伊夫甘尼亚·卡利诺瓦(Evgenia Kalinova) 说:“你可以在这儿买到西方音乐,观看西方电影,秘密警察一点儿也不普遍。”
而且,在1989年之后,原先的共产党官员和安全服务官员努力使保加利亚的大部分经济领域过渡到市场经济。他们希望保持其管理下的社会体系的美好形象。
对这家社会主义博物馆表示支持的保加利亚总理博伊科·鲍里索夫(Boyko Borisov)本人曾长期担任日夫科夫的警卫。最近,他开办了一个大型户外展会,有超过一千名保加利亚人出席,其中包括全体内阁成员。
据博物馆管理人员称,由77座纪念碑组成的碑林是全球同类收藏品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他们希望明年能把纪念碑的数量增加一倍多,达到200座。
这座博物馆的室内展品包括60件社会主义绘画、半身像、烟灰缸和小装饰品。在博物馆的内部库房里,还有成千上万件身份模糊的人工制品等待被分类,例如,一块用于庆祝保加利亚和莫桑比克共和国友谊的地毯。
在卡尔·马克斯(Karl Marx)和弗里德里克·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的巨型肖像注视下,游客们可以在一家重建的社会主义时代咖啡馆用餐,品尝苏联时代的点心:洗碗水似的咖啡,完全没有添加柠檬的黄色“柠檬片”,还有“Rkatziteli”,一种为苏联内部市场批量生产的黏糊糊的葡萄酒,现在已经成为劣质产品和烂醉如泥的代名词。
为了收集这些展品,政府各部门的部长利用电视呼吁公众捐赠。他们走进乡村,寻找被遗弃的共产党执政时期的人工制品。保加利亚文化部长韦兹迪·拉西多夫(Vezhdi Rashidov)称,人们的反应非常热烈。
拉西多夫称,他们从保加利亚南部村庄索帕特抢救出了保加利亚共产党第一任领导人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的一座20英尺高的铜像。当时,一家国有兵工厂正准备将其熔化,制造反坦克手雷。他本人则发现了一幅展现共产党员宣誓入党情景的21平方英尺大小的绘画作品。当时,这幅画悬挂在保加利亚南部一家已经私有化的度假酒店厕所的对面。在共产党执政时期,这家酒店属于劳动部。

保加利亚苏军纪念碑影响

编辑
拉西多夫称:“我承诺用一幅相同尺寸的当代绘画作品和店主交换,然后就把那幅画从 上摘了下来。”
在索菲亚市中心的苏军纪念碑被喷涂两个月后,这群涂鸦艺术家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他们是一个名为“破坏性创造”的波普艺术团体,由9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组成。共产主义的同情者呼吁对他们进行严厉的惩罚。索菲亚检察官办公室(Sofia Prosecutors Office)在没有做出解释的情况下就撤销了早些时发起的一项针对“未知犯人无赖行为”的调查。
财政部长迪扬科夫称:“我不赞成这种汪达尔人式的野蛮破坏行为,但是我欣赏相关责任人的艺术家品质。在超人和列宁二者之中,我更倾向于是前者的粉丝。”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观景点 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