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公洞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18 18:00:0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吴公洞,又名鹅古洞。坐落在崇山峻岭中的将军山巅。洞内平坦开阔,清泉汩汩;洞顶青松挺拔,古庙生辉;四周悬崖绝壁,古木参天。镇坐雄关,四方敌情历历在目。难怪,想夺天下的李自成吴三桂等都曾在此屯兵扎寨,这就是吴公洞的来历。[1]  是抗日历史的见证,在国名党捕杀共产党之时给中共提供了很好的隐藏地,留下了许多历史佳话。如今已是著名的旅游景点
中文名称
吴公洞
地理位置
浮山县
气候类型
温带季风气候
又    名
鹅古洞

吴公洞介绍

编辑
1927年4月,国民党反动派开始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中国到处一片白色恐怖。杨文林、陈泰垓领导下的蒙泉山区革命力量,不断遭受罗效之的国民党县团防的捕杀。敌我在八里坡激战之后,幸存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迅即向军事要塞吴公洞退守。
杨、陈二将带部顺利进驻山洞。清点人数,尚有周泽贵、杨多四、阎保衡、谢关之、谭进川谭良才、阎伪川、周满堂等80来人。悲恸之心难以言表。为防敌来袭,通往山洞的四道关口立即安排精兵强将把守。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没过多久,贺龙同志就给他们捎来了这鼓舞人心的话。此话犹如强心剂,使同志们精神为之一振。他们用石灰水将这8个字端端正正写在山洞上,非常耀眼醒目,在异常艰难的情况下,继续开展革命活动。住在附岩寨旁的谭助文、谭上秋父子,向往革命,被吸收加入共产党,并委以联络员之重任。
革命队伍的不断壮大,使住洞同志们精神更加抖擞。他们有时站立洞顶,远望千里平原;有时席地而坐,观赏八百奇峰。眼前是遍山枫叶红,满地野果香。江山如此多娇,怎能让国民党反动派蹂躏!
已进深秋,革命志士的生存形势更加严峻。萧瑟秋风吹落下的酸枣儿、核桃等,是他们最好的充饥果腹之物,常吃得开怀大笑。
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联络员那边的寨子里犬声不断,枪声零乱。须臾就有西、北两路守关人员来报:敌若干向山洞袭来,军情十万火急!弱旅尚不宜与强敌正面交锋,这支革命队伍遂往东南方实施战略大转移。
常青松下,附岩寨旁,共产党员谭助文、谭上秋于这天夜里英勇牺牲。
1949年深秋。人民解放军毙敌若干于吴公洞。该洞重新回到共产党、革命群众手中。
如今的吴公洞,青松更青,枫叶更红。[2] 

吴公洞抗日历史的见证

编辑
经人引荐,记者拜访了吴成章的儿子——吴丰泽。77岁的吴丰泽,是浮山县的一位退休干部。听明记者来意,吴丰泽与儿子以及几位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人一同前往探访古迹。“已经有很多年没去看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恰好,在卫西坡村口碰到了一个羊倌,他说自己放羊时曾经进过几次,但不知道洞有多深。在这个羊倌“向导”的带领下,我们绕过一段乡村小路,穿过几片玉米地、小树林,终于在一个半山坡上发现了洞口。扒开周围的草木,探头进去,顿时感觉有嗖嗖的凉风吹来。就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山头上,当年修筑的瞭望台依然保存完好,两个瞭望口成直角,一个朝南,一个朝东,方圆三四里尽收眼底。
  在回来的途中,吴丰泽老人讲述着记忆中的往事:从我记事起,就听祖母讲,父亲上了黄埔军校,曾经到过东北,拜见过张学良将军,参加过张家口百灵庙、河北南口抗日战役。1937年10月,国民党军队抵抗日军失利,父亲路过山西时,曾去省府找阎锡山,让其加紧抗日。在浮山老家短暂逗留期间,他给村里人讲述日军的残暴和抗日救亡的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决不能麻痹松懈,他还亲自勘察地形,选定地址,组织村民在本村的四亩地沟修建防空洞,同时,让村里人早做准备,在沟里多打一些洞用以紧急躲避之用。当时,父亲带领村民共修筑了两个洞,一大一小。小洞离地面有三四米,容易攀爬,主要供妇女儿童使用;大的离地七八米,供男性使用,洞有一人高、四米宽,洞口有梯子,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抽掉梯子。1938年腊月,日军分两路,一路从官雀西佐岭,一路从翼城南畔桥侵占了浮山,并在响水河镇和贺家庄乡的晴老院建立据点。当时,游击队的抗日活动非常活跃,敌人一出动,放哨的人就在山头挥舞衣衫传递信号,村民们就会带上干粮,赶着牲口离开村落,牲口丢在河滩上,人都躲藏在洞里。等敌人走了,放哨人就敲击铁锨传递信号。当时,这几个洞所起的作用非常大,因为隐藏在山谷深处,敌人害怕有埋伏,轻易不过来,很多时候只是在村里乱放几枪就走了。所以,抗战期间我们村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伤亡。
  当年,与卫西坡村一沟之隔的下毕曲村受其影响,也在村子里修筑了防空洞。该村一位名叫杨学曾的83岁老人回忆说:“提起四亩地沟、三孔窑,附近村里上年纪的人都知道,那是为了躲避日本人修建的。我父亲与吴成章十分熟悉,当时,受他影响下毕曲村也开始修洞了,不过,我们村原本就有一个地洞,修复一下就可以用了。日本鬼子扫荡期间,这些洞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当时,针对敌人实行的‘三光政策’,我们也提出了‘坚壁清野’对策,敌人一来,老百姓就把衣服、粮食都搬到了洞里,不给敌人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
  因军令在身,吴成章在浮山老家只待了半个多月,防控洞还没有完全修好,就与同事匆匆赶赴南京,从此遥无音信。
  从解放之初到文革期间,因为父亲的历史,吴丰泽一家屡屡遭受政治上的磨难。吴丰泽曾把家里所有的照片和遗物统统烧掉,决定不再向后人提起这段历史。后来,事情有了转机。
  2010年5月,吴丰泽去北京看望孙子、孙媳,晚上拉起家常,谈到他们的老爷爷是中央黄埔军校第十期毕业生。孙子吴楠打开电脑搜索到了黄埔军校第十期同学录学员名单时,惊喜地发现,父亲吴成章与张学思之间只隔了一个曹连元。当他再搜索吴成章的名字时,无意中发现《党史天地》2008年第五期刊登了一篇标题为《从大帅府走出的共和国将军》的文章,其中有如下一段文字:1932年,张学思一边在汇文中学学习,一边主动担任汇文民众学习的教师,为劳苦大众子弟义务教学。这期间,他的好友王金镜离开北平,去上海参加轰轰烈烈的“一二八”抗战,后又去东北组织义勇军。当他再次回到北平与张学思见面时,已是一名共产党员了。1933年,经王金镜介绍,加入了中共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沙滩支部。他积极参加贴标语、散传单、飞行演讲等活动,表现得勇敢机智。当时担任反帝大联盟沙滩支部书记的吴成章也是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亲眼看到张学思在斗争中的出色表现。于是,由王金镜作为介绍人,吴成章批准,张学思于4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这篇文章还被2009年5月21日的《辽沈晚报》转载过。联系到过去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吴丰泽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父亲吴成章也是中共早期地下党员,父亲的历史问题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吴丰泽正在整理相关材料,准备向组织汇报情况。
  提起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他感慨地总结了四句话:人生自古多坎坷,风云变化雾茫茫。真理一条跟党走,大风大浪不迷航。[3] 
(临汾日报 记者陈华)
2010-10-22 14:59 来源:临汾新闻网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点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