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08-22 10:58:14
编辑 锁定
吕乐,中国电影摄影师、导演,生于1957年,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作为中国电影界“第五代”成员之一,吕乐是张艺谋、顾长卫的同班同学;作为一个摄影师,他曾与顾长卫、侯咏并称为中国电影三只眼,从《猎场扎撒》神来之笔的“一点红”到《画魂》中国式水墨画和欧洲油画式的诗意、感伤,从《活着》生活随意化到《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精致唯美,从《有话好好说》自由舞蹈一直到如今的《集结号》的殊荣、《非诚勿扰》的热映、《赤壁》的恢弘、《唐山大地震》的惊撼都是风格迥异而变化万千。
中文名
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
类    型
纪录片
上映时间
1987年
对白语言
汉语普通话

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基本信息

编辑
导演:吕乐 Yue Lu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
又名:怒江,一条消逝的峡谷

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导演介绍

编辑
吕乐,中国电影摄影师、导演,生于1957年,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摄而优则导,《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是吕乐首次作为导演的身份拍摄的纪录片。之后,从 1998 年到 2006 年,吕乐进入了导演创作时期,陆续拍摄了五部故事片《赵先生》、《小说》、《美人草》、《十三棵泡桐》、《山乡书记》,每一部故事片的风格都不同,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代表着不同的诉说者,《十三棵泡桐》代表青少年微弱的话语权,《小说》代表了作家们先锋意识的话语权,《赵先生》代表知识分子隐晦的话语权,《美人草》代表特殊年代情感表达的话语权,而《山乡书记》代表的是党和国家意识形态的话语权……

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影片评价

编辑
以下内容摘自徐晓东《左手击剑的人——作为导演的吕乐》。
1987年,吕乐剪完了他的第一部影片,也是他迄今为止唯一的纪录片——《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这部片子的价值不仅没有被时间吞没或者损耗,而且随着一些东西的流失、死亡,怒江越来越成为“一条丢失的峡谷”,它“丢失”得越多,影片就越变得“无法重复”。而“无法重复”本身无疑已经是最大的价值之一了。
结构上,《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充满东方式的空间技巧。在素朴的田园诗的基础上,罗列着节奏不同、细节各异的宗教意象。它们虽在时间上被线性地讲述着,但在空间上却以一种非线性的方式并排存在着,以至于整条峡谷的宗教氛围有一种化不开的浓稠感。在这种浓稠的宗教氛围中,潜隐着某些冲突,比如,闭塞偏远的地理现实与在这样贫瘠的现实中力求过得有尊严的冲突。虽不至于是悲剧性的尊严,但也是一种有限的尊严。开头那个被众多人抬着前进的孕妇即象征性地表明了他们的生存处境———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都被自然和命运的敌意包围着,必须挣扎,才可能不成为受害者。这样略带残酷的真实呈现,显然不同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虽然也与世隔绝,但它绝非乌托邦。
后现代理论家往往认为,“小说”和“历史”都是一种叙事文本,都是一种“创造物”。于是,戈达尔说,“只有电影是唯一可以完全讲述历史的著作”。吕乐的这部《怒江,一条丢失的峡谷》正是因为纪录了这些不可重现的生命、这个不可重现的世界而彰显其价值,并因此获得过一个人类学大奖。
很难想象,没有电影,“人类学”将变得多么空洞和抽象。
其实那个时候,怒江已经在开始“丢失”了。——跳舞场被现代舞所侵占,宗教人士被政治所驱逐,他们那具有传统和历史感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销声匿迹———但一定没有现在“丢失”得这么厉害。吕乐虽然没有直抒胸臆地表达他的忧伤、惋惜与痛楚,但片名已经露出了蛛丝马迹。它至少表明,吕乐意识到了这种别人看不到、或者即使看到也认为理所当然的“丢失”,虽然在时间面前,一切都如此渺小,“丢失”是一种必然,但到底是一件令人怅惘的事情。片中几个地点的过渡多次用了“月亮”这一意象,有些苍凉惨淡,令人不由念及张若虚抒写时间的《春江花月夜》——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词条标签:
影视作品